《蝶恋花》主要的修辞手法就是将哀伤的情感、无奈的氛围层层叠加

情感 2020-01-23 20:59:33 江南 梦中 词人

梦入江南烟水路,行尽江南,不与离人遇。睡里消魂无说处,觉来惆怅消魂误。欲尽此情书尺素,浮雁沉鱼,终了无凭据。欲倚缓弦歌别绪,断肠移破秦第柱。——蝶恋花

这是一首怀人词。开篇从梦境发端,词人梦见回到了江南,可见所思之人正在江南。梦中的时空概念与现实世界是不同的,所以才能“行尽江南”,虽是夸张修辞,却也符合梦的特征。岑参《春梦》中有“枕上片时春梦中,行进江南数千里”句,也是同样的意思。但是江南之地,水网密布,烟雾蒙蒙,这既是实际情况,也是梦景,词人想要在梦中寻找心爱的人儿,却总是寻找不到。

然后词人从梦中醒来了,回想梦境,因为寻找不到心爱的人儿,又是哀愁,又是焦虑,一度是如此的销魂——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因为与爱人分别,难以重聚,所以这种情感在梦境中得以放大,并且无人可以倾诉。与爱人分别,这是一重哀痛,就连梦中都难以见面,又是一重哀痛,销魂滋味无人可以言表,再是一重哀痛,短短几句内就叠加了三重哀痛,情感的激越几乎已达顶点。

但是词人还不肯作罢,还要在这痛苦上别加一层——“觉来惆怅消魂误”,醒来以后,终于醒悟到梦中的哀伤、焦虑都是虚幻的,既然如此,心情本该平复下来才对,然而事与愿违,词人反倒更觉惆怅。因为梦中遍寻爱人而不得见的离情,并非凭空生成的,而是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是醒觉时哀伤的延伸和放大,所以表面上说“消魂误”,其实并没有误,表面上说梦境是虚幻的,但终究还是实景的投影。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