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岁腾讯:若无梦想,何以远方?

原标题:二十岁腾讯:若无梦想,何以远方?

一家公司在什么情况下会去做一件毫无商业回报的事?

或许有三种可能,一是管理者失策,二是不究当下、追求更长期的回报,三是企业清楚地知道这件事不会产生利润,但它自身的终极价值观驱使它一定要做一些看上去 " 无意义 " 的事情,比如连续办了 6 年的腾讯 WE 大会。

虽然腾讯在人们眼中一直是追求创新的一家企业,虽然人们都知道马化腾是一名天文爱好者,但黑洞、虫洞、克隆猴、引力波、人造生命这些概念实在离腾讯太远,离当下的人类社会太远。

比如马化腾捐赠设有理学研究所、前沿技术研究所、基础医学研究所和生物学研究所的西湖大学;捐赠未来科学大奖、科学突破奖;在两会上建议设立 " 青少年科学发展 " 专项基金等等。

另一个例子是腾讯 "AI+医疗 "。

Kip Thorne 在 2018 腾讯 WE 大会上演讲

他是 2017 年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

加州理工学院荣誉费曼理论物理学教授

在过去的 5 年时间里,将近 60 位科学家在 WE 大会上演讲,覆盖了生命科学、深海探测、太空探索等在未来可能会改变人类历史进程的领域。而这些内容,在可见的很长很长的时间内,都不可能给腾讯带来任何实质性的利益。

而除了 WE 大会,腾讯还干了很多不会产生回报的事情。

这让人想到《基业长青》中的第三个章节「超越利润的追求」。

它举了一个例子回答开头的问题。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制药企业默克把链霉素引进到日本,消灭了侵蚀日本社会的肺结核,这件事没有让默克公司赚到一分钱,但今天,默克在日本是最大的美国制药公司。

乔治 · 默克二世在 1950 年解释了崇高理想和实际利益追求的矛盾:" 我们要牢记药品旨在治病救人。我们要始终不忘药品旨在救人,不在求利,但利润会随之而来。如果我们记住这一点,就绝对不会没有利润,我们记得越清楚,利润就越大。"

默克公司在创立 100 周年的时候出版了一本书——《价值观与梦想:默克百年》,无关其所在的制药行业本身,无关如何牟利。

过去十余年,水大鱼大,中国互联网与科技企业在创新、人口红利、资本推助等因素的共同推助下野蛮生长,如今行至路口,之前被增长、扩张遮掉光亮的企业价值观与 " 梦想 " 正在成为必须补足的一课,也是企业从 " 善于经营 " 到 " 卓越伟大 " 的必备注脚。

从浪漫到实用

然而梦想怎么落地呢?拥有伟大愿景的企业不在少数,谁又能在梦想的指引下步步为营,真正地去实现愿景呢?

20 岁的腾讯给出的答案是 " 科技 + 文化 " ——马化腾在 2017 年底访问康奈尔大学科技学院的时候第一次提出了这一战略路径。

其实无论是盛田昭夫的 " 索尼先驱精神 ",还是世界最大的个人健康公司强生对于全球公共卫生、环境及自然资源的积极关注,无数案例表明,高瞻远瞩的公司能够奋勇前进,根本因素在于指引、激励公司上下的核心理念,即核心价值观和超越利润的归宿感。

科技层面的努力比较好理解。腾讯在过去投入在前沿科技上的努力可以用 " 不留余力 " 四个字来形容。

比如量子计算。

在 2017 年 WE 大会上,腾讯请到了量子计算专家、图灵奖获得者姚期智院士,他讲了很多关于量子计算和人工智能相结合的事情,当时看上去似乎与腾讯的业务相去甚远。

但就在去年年底,香港中文大学计算机系任副教授张胜誉正式以腾讯量子实验室负责人、杰出科学家的身份现身并发表演讲。

" 量子计算是一种与传统计算差别很大的计算模式,大规模高质量的量子计算机会解决一些现有的传统计算方法无法胜任的信息处理任务。" 张胜誉说:" 腾讯作为中国最大的互联网公司之一,希望推动量子科技的发展,并关注未来可能的商业应用方向。这在踏踏实实的帮助基础性科学的进步,而且从网络和数据科学的视角,为基础科学带来了新的问题和方向。"

事实证明,种下一颗种子必将有所收获。目前,量子通信方面已经有比较成型的产品,腾讯也正在把这些产品连接到腾讯云的一些业务和产品里。

在今年 WE 大会上,腾讯首席探索官 David Wallerstein 提出," 我们在很多领域开发人工智能,但我们的激情在于,能用人工智能推进医疗。" 他称之为 " 救命的 AI"。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