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种“不存在的疾病”,正在被96家机构诊治……

热点 2019-04-14 22:22:37

  3月29号上午10点多,三辆贴着红色车身广告的货车依次驶过天津眼,车身广告上的黑体字分别写着:“为一种不存在的疾病治疗”、“《中国精神病诊断标准》仍保留‘性指向障碍’”、“19年了,为什么?”

  武老白坐在第一辆车上,他负责指挥货车保持车距,在车流密集的地方,防止其他车辆加塞。

  天津是武老白的第四站,在此之前,他和好友策展人郑宏彬已经去过上海、南京和济南。每个城市,他们都会联系三辆外形一样的货车,再找广告公司制作车身广告,然后规划行车路线。

  城市地标建筑是首选,之前他们去过的地标包括东方明珠塔、南京长江大桥和趵突泉。

  他们称这是中国版的“三块广告牌”之旅。他们抗议的,则是国内仍然有96家机构在进行“同性恋扭转治疗”。

  “治疗”同性恋

  在天津前,武老白以“同性恋”身份暗访过7家扭转机构。他的遭遇,用他自己的话说,“实在很荒诞”。

  在济南神康医院,武老白问一位精神科医生,“同性恋可以治疗吗?”这位医生直接回答:“同性恋得住院,住院之后天天针灸、输液。”

  “输啥液?”

  “输脑蛋白。”

  在济南远大中医脑康医院,医生则给出了两种疗法:进行心理疏导,但是时间长,最少1个月15到20次的治疗,最少3个月一个小疗程。

  “还有一种方法是进行神经调控,把你的认知慢慢纠正过来。”这名医生解释,“就是把神经细胞的一种因子,或者说一种药品吧,注射到特定的穴位上去,慢慢的吸收,达到调整大脑功能的效果,它有很复杂的化学原理。”

  “大概需要多少钱?”

  “一个月来10次,一个人5000,3个月就是1万5。”

  在南京仁康医院、济南远大中医脑康医院和石家庄长江心理精神医院,武老白都被推荐做一种脑部检测。在仁康医院,这个项目被称为“脑功能检测”,单项收费290元。在长江心理精神医院,项目名称则是“脑涨落图仪”,单项收费460元。

  “他们会用软管绑到我的头上,再夹上20多个夹子,夹到耳朵上,连接一个有显示屏的仪器,检测10分钟左右。”武老白回忆。

  在检测后,武老白拿到了一张分析报告,这张报告中包括诸如谷氨酸、多巴胺、去甲肾上腺等递质的功率分析和相对功率分析。就像血压、血糖等生理指标一样,报告给出了参考范围和实测值。

  作为一个假装同性恋寻求治疗的直男,武老白得到的分析报告提示他:他有多项递质测量数值不在参考范围内,而他的“脑内兴奋抑制功能平衡紊乱”。

  南京仁康医院的医生告诉武老白,“如果要治疗,第一你要有强烈的改变的意愿,自身的意愿非常重要,我们会在接下来的咨询中让你变得越来越坚定。”这名医生介绍,“我们的治疗方法是一种综合性治疗,包括心理上的支持、适当的药物和‘脑平衡治疗’”。

  武老白了解到,这位医生所说的“脑平衡治疗”,就是使用治疗仪器让之前检测的递质达到平衡。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