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铁集运原董事长罗金宝受贿4700余万受审

2010年7月,调任中铁集装箱运输集团董事长、总经理、党委副书记的罗金宝(前排右一),履新后到</p>
<p>  1978年,罗金宝当上火车司机,历任临汾机务段行车车间副主任、主任,介休机务段段长。</p>
<p>  12月24日,原中铁集装箱运输集团董事长罗金宝涉嫌受贿一案在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p>
<p>  此前,2010年4月,大同市原公安局长申公元因一起瞒报五年的矿难被“双规”,爆出与罗金宝涉嫌私下交易货运车皮计划,被卷入其中的还有北京博宥集团董事长丁书苗。</p>
<p>  随后,罗金宝被查出涉嫌在高铁工程中违规插手项目招投标,帮助丁书苗非法获利。由此又牵出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案。</p>
<p>  经最高人民法院指定,12月24日,齐齐哈尔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哈尔滨市公开审理了原中铁集装箱运输集团董事长被告人罗金宝受贿、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罪一案。</p>
<p>  据新华社报道,公诉机关指控称,2005年5月至2010年6月,被告人罗金宝利用职务便利,多次非法收受中国中铁股份有限公司、中国铁建股份有限公司所属10个集团有限公司等单位和个人贿赂款物,折合人民币4700余万元。</p>
<p>  2011年3月4日,黑龙江省人民检察院以涉嫌受贿为由对被告人罗金宝刑事拘留,同年3月18日执行逮捕。</p>
<p>  公诉机关还指控称,被告人罗金宝以打猎为名,私藏有猎枪一支,子弹250发,涉嫌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罪。</p>
<p>  舆论认为,这意味着铁道部系列贪腐案的审理拉开帷幕。</p>
<p>  一些受访的铁路官员认为,“罗金宝是权钱交易链中的一环,查链条的任一端,都可牵出更多的人”。</p>
<p>  该案当庭并未宣判。</p>
<p>  从司炉到书记</p>
<p>  罗金宝“敢干、有野心,业务上不一定最好,但为人处世很厉害”</p>
<p>  上世纪70年代初,罗金宝进入铁路部门,从蒸汽火车头的司炉学徒工做起,自90年代始,历任多处地方铁路分局的局长、书记,案发前官至铁道部正局级干部。</p>
<p>  1972年,山西临汾铁路分局公安处的张福安和机务段的魏庆民(音)一起去临县招工。</p>
<p>  临县招工计划委员会交给张福安上百张简历。张福安回忆,罗金宝的姐姐是委员会的人,“把她弟弟的简历塞进来很容易”。</p>
<p>  从简历上看,罗金宝瘦瘦小小,“身高只有1米6几,不适合从事公安工作”。</p>
<p>  最终,罗金宝和几十人跟张福安走了。罗金宝被分在机务段。</p>
<p>  一直到1970年代中期,罗金宝都在司炉工作,负责往蒸汽火车头的燃烧室里铲煤,鲜有人留意。</p>
<p>  1980年代的临汾机务段行车车间主任朱树荣回忆,此时的罗金宝“敢干、有野心,业务上不一定最好,但为人处世很厉害”。</p>
<p>  1994年12月至1999年7月,罗金宝始任北京铁路局临汾分局副分局长,后任分局党委书记。</p>
<p>  临汾的实权派</p>
<p>  罗金宝时期的临汾铁路分局,其年客运量、货物发运量在当时全国的56个铁路局中排名前列</p>
<p>  上世纪90年代,罗金宝在临汾铁路分局主政期间,适逢福利特别好,除了保障住房,铁路分局隔三差五会发钱、发物,铁路系统的双职工,领东西有时得靠三轮车运。为此,不少临汾铁路职工至今还在念叨罗金宝的好。</p>
<p>2010年7月,调任中铁集装箱运输集团董事长、总经理、党委副书记的罗金宝(前排右一),履新后到连云港港口调研。</p>
<p>  据资料显示,罗金宝在临汾的主要政绩是平安生产,连续多年无行车重大平安事故。临汾分局创立的“平安行车法”,曾向全路系统推广。</p>
<p>  临汾铁路分局退休经济师乔彧介绍,罗金宝时期的临汾铁路分局,其年客运量、货物发运量在当时全国的56个铁路分局中排名前列。</p>
<p>  那时,每年货物发运量都在三四千万吨,其利润占临汾分局总利的70%左右。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原煤外运。</p>
<p>  一位驻临汾的媒体人士姚云峰(化名)回忆,罗金宝时期,临汾的山沟里到处是小煤矿,“到了泛滥的地步”,这么多煤需要车皮往外运,只要能运出去就能赚钱,所以必须求铁路。</p>
<p>  “要车皮,进人,甚至买票,有时得靠局长一支笔。”姚云峰说。</p>
<p>  乔彧说,罗金宝在当书记后,不直接管车皮计划,但管与车皮计划有关的干部。 

         
</div>
        <div class=12下页尾页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